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剑千秋

真品网.net 请大家支持!

 
 
 

日志

 
 
关于我

popo:1949-2009a@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一个民间调解机构的“仲裁” 尴尬了谁?  

2016-07-14 20:57: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摘要:外交部将这个评议中菲南海争端的机构翻译为“常设仲裁庭”而不是“常设调解机构”,赋予对方无比高大的形象,这本身就是个错误,一个不具有任何法律效力的民间调解机构,正确的做法,是外交部根本就不应理睬它,国内媒体就不该报道它。】

菲律宾政府将中国与菲律宾在南海的争议提交给设在荷兰海牙的一个民间调解机构,现在这个民间调解机构缺席审判了中国,还下达了缺席裁定书,引起中国官方和民间一片声讨,但在这些声讨中,对该机构的翻译,却存在严重问题。

这个调解机构的英文名称是Permanent Court of Arbitration, 其中arbitration本是指调解,剑桥英文词典解释如下:the process of solving an argument between people by helping them to agree to an acceptable solution(通过帮助人们达成一致解决方案的争议解决机制)。 所以应翻译为常设调解机构,对应德文"Staendiger Schiedshof"其意思也是“常设调解机构”。 英文的维基百科,德文的维基百科,中文的维基百科,中文的百度百科,甚至这个机构自己的英文网页上都写了没有法律效力。下面是它自己网站上写的:

The PCA is not a court in the traditional sense, but a permanent framework for arbitral tribunals constituted to resolve specific disputes(常设调解庭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法庭,而是一个用于解决争端的常设调解机构)。其网站上写的很清楚,人家是framework for arbitral, 就是调解机构,不是法庭。

该机构与联合国设立的国际法院不是一个机构,虽然号称可以调解从小至个人,大到国家间争端的调解机构,似乎无所不能,但实际仅是一个需要争议双方同意该机构进行争议调解的民间调解机构。自1900年成立到1932年,一共就处理了20起案件,从1932年以来仅处理过3个案件,一个也没有执行。

但在中国的媒体和网站上,尤其是外交部的声明中,却翻译成了国际仲裁法院,仲裁庭,赋予对方无比高大的形象,洗脑自己的老百姓。“盛世中国”的精英们真是很替西方形象着想啊。精英们既承认对方是仲裁庭,又声明不承认对方仲裁结论,难道是要树立自己是流氓的形象吗?可真要当流氓,为啥菲律宾这样的小国也敢欺负中国(精英们可是多次说小国欺负大国中国了)?

更可笑的是,一个不具有任何法律效力的民间调解机构,缺席评判了中国政府,精英们也将它们当回事,外交部还发表声明。参见: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关于南海仲裁案的声明_网易新闻

外交部将这个机构所建立的评议中菲南海争端的机构翻译为“仲裁庭”,这显然是个错误。但它仅是简单的翻译错误吗?更正确的做法,外交部根本就不应理睬它,国内媒体就不该报道它。难道西方几个鸟人在一起宣布成立一个机构,就可以对我们进行审判了吗?可惜外交部的精英们一碰到洋人,就腿肚子转筋,洋大人发话,怎么能置之不理?

    ■ 参考阅读:

    媒体炒作南海仲裁别有用心--南海仲裁庭是个什么鬼?
    作者:宗禾  来源:察网

南海仲裁庭不是国际法庭,与位于海牙联合国系统的国际法院毫无关系,与位于德国汉堡的国际海洋法法庭有一定关系,但不是海洋法法庭的一部分。位于海牙的常设仲裁法院(PCA)为南海仲裁庭提供秘书服务,仲裁庭在庭审的时候使用了常设仲裁法院的大厅。南海仲裁庭的成员多数由日本右翼、安倍核心智囊指派。

国内某些媒体炒作南海仲裁案,总是将南海仲裁庭与国际法院ICJ、联合国等混为一谈,试图以爱国动员的面目,来兜售“国际权威判决”的结论,这显然是别有用心。媒体的混淆手法是多样的,比如有媒体火急火燎地引用“美国无视‘海牙国际法院’关于尼加拉瓜的诉讼判决”,这样的类比如果不是暗藏杀机,就是智商感人。

对中国而言,利益最大化的选择并非逐条驳斥“7.12裁决”中不符合中方主张、利益的条款,而是从根本上否认“7.12裁决”的合法性。对于此事,外交部表示是一堆废纸即可,媒体不应这样全力炒作掺和。本来就是一股低级反华势力发动的舆论战,本来没有任何意义,你高调参与就上当了。

    ★外交部副部长:南海仲裁庭不是国际法庭

国务院新闻办今天(13日)发布《中国坚持通过谈判解决中国与菲律宾在南海的有关争议》的白皮书。外交部副部长刘振民出席发布会,介绍白皮书有关情况和中国在南海问题上的政策立场,并答记者问。刘振民明确指出,这个仲裁庭不是国际法院,仲裁庭作出的裁决是非法、无效的。

在发布会上,刘振民一开始就揭开仲裁庭的面纱。他指出,南海仲裁庭不是国际法庭,与位于海牙联合国系统的国际法院毫无关系,与位于德国汉堡的国际海洋法法庭有一定关系,但不是海洋法法庭的一部分。与位于海牙的常设仲裁法院(PCA)也不是一个系统的,有点关系,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常设仲裁法院为仲裁庭提供了秘书服务,仅此而已。这个仲裁庭在庭审的时候使用了常设仲裁法院的大厅,仅此而已。仲裁庭绝不是国际法庭,这一点请大家一定要注意。

实际上,这个仲裁庭就是为菲律宾单方面提请仲裁而临时设立的一个机构。刘振民指出,这个仲裁庭的组成实际上政治操作的结果。

为南海仲裁庭提供秘书服务的所谓“海牙国际常设仲裁庭”(Permanent Court of Arbitration)不是海牙国际法院(International Court of Justice)下的国际法庭,它是美国一小撮势力所主导的(领美国卡耐基基金会和美国民主基金会经费的)“民间机构”仲裁庭,和海牙国际法院没半毛钱关系;同样地,它跟联合国以及《联合国海洋法》亦无任何关系,它从一建立就是个无足轻重的民间调解机构,今天早就沦为了一个只要肯付钱连私人事务都管的杂牌机构与调解组织。

陶短房指出,在“7.12”仲裁中,PCA理直气壮地援引《联合国海洋法公约》附件7,强调其“具有仲裁资格”、“争端一方缺席或不对案件进行辩护,应不妨碍程序的进行”。但PCA并非联合国下属单位,根据运作以来的惯例,只能在争端当事双方的要求下才能介入争端的调查、仲裁和调解,且究竟适用国际公法或私法也一直争议不绝,一旦有国家或实体申请仲裁,当事双方需事先从名义上多达460人的PCA法学家名册中遴选仲裁庭成员,并事先商定包括工作语言、适用法律等各项规则,也就是说,只有中国、菲律宾这当事双方均接受以《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为此次仲裁的适用法律,且均接受仲裁,PCA才具备“南海仲裁案”的仲裁权。众所周知,中国自始至终未接受PCA的仲裁权,也并未同意以《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作为此次“南海仲裁案”的仲裁适用法律,PCA的“7.12”裁决以“附件7”作为自己裁决的合法性依据,可谓本末倒置。

对中国而言,利益最大化的选择并非逐条驳斥“7.12裁决”中不符合中方主张、利益的条款,而是从根本上否认“7.12裁决”的合法性,否认PCA单方面干预、界定南海主权争端曲直的权力及权力依据,正所谓“皮之不存毛将焉附”,PCA不具备这样的仲裁权力,其任何仲裁结果自然也就不攻自破。

有些官媒对国际事务完全门外汉,火急火燎地引用“美国无视‘海牙国际法院’关于尼加拉瓜的诉讼判决”,实在是有点引喻失义。

中国人,包括法律界和外交部一干人,实在太懒,啥功课都不做(还是不会做?),就对此“案”的搞笑“判决结果”火烧火燎起来,事实上完全可以不必理会和担心。对于此事,外交部表示是一堆废纸即可,媒体不应这样全力炒作掺和。本来就是一股低级反华势力发动的舆论战,本来没有任何意义,你高调参与就上当了。

众所周知的是,在南海问题上,若不是域外国家,例如美国与日本之流火上浇油,本来其实只是中国与各个相关国家之间的双边争端。

★ 仲裁庭被安倍亲信、日本右翼代表所操纵

1、南海仲裁庭幕后推手—日本右翼柳井俊二

从仲裁庭的成员来看,刘振民指出南海仲裁庭由5名仲裁员组成,除了菲律宾自己指定的仲裁员,也就是来自德国的沃尔夫鲁姆教授外,其他4名仲裁员是由国际海洋法法庭时任庭长、日本籍法官柳井俊二先生指定的。

各种消息证明,这个仲裁庭的组成完全是他操纵的,而且在仲裁庭的运作过程当中,他还在施加影响。

日本右翼、鹰派中的鹰派、对华极不友好、铁杆亲美派……这些,都是柳井俊二身上的标签。

柳井俊二现年79岁,在日本外交部门工作40多年,曾任日本外务省次官和驻美大使,2005年成为国际海洋法庭法官,2011年至2014年曾经担任当时的国际海洋法庭庭长。柳井出身日本的华族世家,被普遍认为是日本右翼鹰派人物的代表,是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核心智囊,为安倍政府安保法制恳谈会会长,他在协助安倍解除集体自卫权,是日本推进修宪和加强美日军事同盟的法律推手。

值得注意的是,柳井俊二转身为国际法官的过程其实并不华丽。2001年,日本外务省接连爆发腐败窝案,案值超过5亿日元。最终,在强大民意的压力下,时任首相的小泉纯一郎不得不把外务省一干高官全部扫地出门,其中就有当时的驻美大使柳井俊二。 


2001年,就在柳井俊二担任驻美大使期间,美国发生了震惊世界的9?11恐怖袭击事件。这为他提供了向美国“表忠心”的绝佳机会。日本《每日新闻》2001年9月18日的报道称, 柳井俊二在第一时间与美国国务院高层官员举行非正式会谈,旗帜鲜明地表明坚定支持美国的一切措施,成为了第一批“与美国紧紧站在一起”的外国使节,也因此赢得了美国各界的极大好感。 


2007年,一向与安倍晋三私交深厚的柳井俊二接受邀请,开始担任安倍晋三私人咨询机构“有关安保法基础再构建恳谈会”的会长,是安倍智囊团的首席。2014年5月,正是柳井俊二将要求解禁集体自卫权的报告书,亲手交到了安倍晋三手中。 

到“威胁”,强调日本存在“敌人”,需要大力强化武力等多方面措施来保障日本安全。虽然柳井俊二没有指明对象,但其暗示已经相当明显。

    2、南海仲裁庭成员不具代表性

    日前“主审”南海仲裁案的“法官”分别为:

    托马斯.门萨,加纳人,1931年5月出生,国际海洋法法庭前法官(就是隔壁的那个);

    让-皮埃尔.科特,法国人,1937年10月出生,国际海洋法法庭法官;

    斯坦尼斯瓦夫.帕夫拉克,波兰人,1933年9月出生,国际海洋法法庭法官;

    阿尔弗雷德.松斯,荷兰人,1948年10月出生,荷兰乌得勒支大学教授;

    吕迪格.沃尔夫鲁姆,德国人,1941年12月出生,国际海洋法法庭法官。

刘振东指出,1945年签订《联合国宪章》制定《国际法院规约》的时候就有一条,国际法院组成必须代表世界各大文化和主要法系,国际海洋法法庭成立的时候,也是这个要求。就是要确保以后的法庭有代表性、有权威性。国际法院有中国法官,国际海洋法法庭有中国法官,常设仲裁法院也有中国的成员,我本人也是常设仲裁法院的成员,中国有四位成员。但是这个仲裁庭的五位法官没有一位来自亚洲,更不用说来自中国了。他们了解亚洲吗?他们了解亚洲文化吗?他们了解南海问题吗?他们了解亚洲复杂的地缘政治吗?他们了解南海的历史吗?他们凭什么能做出一个公正的判决?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现在这份名单已经是“第二稿”。事实上,最初的仲裁员名单构成却是更加得不堪。

2013年,这个所谓的“南海仲裁庭”最初曾经有过一名成员——斯里兰卡人克里斯.品脱。只不过这位法官的身份实际上并不符合中立性的要求,因为他的妻子恰恰就是菲律宾人。更重要的是,这个所谓的“国际海事仲裁庭”甚至还任命品脱当了仲裁庭的庭长。若非后来这位尚有操守的法官“良心发现”,主动提出辞去那个所谓“仲裁庭庭长”的职务,由加纳退休前法官门萨接替,否则南海仲裁这场偏架还不知道要偏航到哪里去。

    ■ 延伸阅读

    □ 开国际玩笑? 联合国官微:南海仲裁庭和我们没任何关系
       2016-07-14 14:44:07  来源:观察者网  

由菲律宾单方面提起的南海仲裁案,终于在12日得出所谓结论,但显然不能“服众”。正所谓“得道者多助”,中国坚持不接受,不承认南海仲裁结果的同时,得到了至少70个国家的支持。而联合国官方微博今天(13日)也发文澄清,承认所谓南海仲裁案临时仲裁庭与联合国没有任何关系。

联合国微博称,“国际法院是联合国主要司法机关,根据《联合国宪章》设立,位于荷兰海牙的和平宫内。这座建筑由非营利机构卡内基基金会为国际法院的前身常设国际法院建造。联合国因使用该建筑每年要向卡内基基金会捐款。和平宫另一‘租客’是1899年建立的常设仲裁法院,不过和联合国没有任何关系”。

在所谓的结果出来之后,不断有中国游客自发与当地爱国侨胞一起,在和平宫前高唱国歌,抗议非法仲裁。或许是感受到了中国人的不满,联合国中文微博立马“幽默”地撇清与“临时仲裁庭”的关系…… 


截至观察者网发稿,联合国这个微博已经获得近7万次转发,4万点赞,有1万多人参与评论。其中,网友@10巴掌调侃,“(南海仲裁庭就像)三甲医院里包出去的莆田系”,获联合国以及人民日报、环球时报、中国日报等多家媒体官微神最右转发。
  


  网友调侃,“(南海仲裁庭就像)三甲医院里包出去的莆田系”,获多家媒体官微神最右转发。

  央视主持人@鲁健:相当于可日可乐,白事可乐,雲碧,珂迪达斯,表当劳,狠德基,沃你玛……
  



       一样一样的……

@茂茂kyle:联合国实力打脸,这锅联合国不背

@鹰头小猫:这几天弄大新闻的叫做Court of Arbitration(国际仲裁庭),不是Court of Justice(国际仲裁庭),请对号入座。即便是这个Arbitration,也并非仲裁庭的常设机构做出,而是来自于由菲律宾单方面提请的、临时搭建的草台班子。所以这事儿跟联合国真的没什么关系,所谓“裁决”也闹不到联合国去。

@嵐峰出品: 给大家普及一下海牙国际仲裁庭(Permanent Court of Arbitration)。它不是海牙国际法院(International Court of Justice)下的国际法庭,是个只要付钱连私人事务都管的调解组织,该组织成立117年来总共接受过16起仲裁请求,仲裁协议执行率0%。




★ 微博网友评论

正如网友所指出,常设仲裁法院并非真正意义上的常设法院,它只有一份由成员国提出的仲裁员名单。

据中国驻荷兰使馆网站介绍,如果仲裁法院成员国将其争端诉诸仲裁,便可在名单中选定仲裁员,再由选定的仲裁员推选首席仲裁员组成仲裁庭。在国际常设法院和国际法院建立后,常设仲裁法院长期缺乏案源,其作用和影响力日益减小。

7月12日,应菲律宾单方面请求建立的南海仲裁案仲裁庭将公布所谓的“最终裁决”。对于这一既不合理也不合法的“仲裁”,中方多次声明,不接受和不承认仲裁庭管辖和裁决。舆论普遍认为,南海仲裁案不过是一场披着法律外衣的闹剧,背后充斥着美国搅乱南海,遏制中国和平发展的险恶用心。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